暖心窝儿的鄂伦春族服饰

  古老的小兴安岭里住着鄂伦春族,那是中国人口最少的少数民族之一,是全国唯一合法持有猎枪狩猎的民族,被誉为“北方游猎文化的活化石”。

  我出生在祖国的东北黑龙江省黑河市,是鄂伦春族后裔。祖先精骑善射,世世代代游猎在兴安岭,穿兽皮,吃兽肉,住“撮罗子”。姥姥住在小兴安岭刺尔滨河畔的中国狩猎第一乡——鄂伦春族民族乡新生乡。

  金秋,我和妈妈去探望姥姥。一路上看到累累硕果挂满枝头,有红艳艳的山里红、黑油油的稠李子、绿莹莹的山葡萄……刺尔滨河蜿蜒在深山幽谷,青苔巨石掩映其间,白桦树高大挺拔,丛林透露出原始和神秘。

  我们见到姥姥时,她食指戴着铜制的布满小凹点的指套,在狍皮上绣花,五色彩线在姥姥的手中变成精美的工艺品,有蓝天上的朵朵白云,有密林深处的鲜花。

  看见我,姥姥急忙放下手中的皮活,高兴地一下把我搂在怀里。一会儿,端来两大碗挂着白霜的野生都柿。瓦蓝瓦蓝、又圆又大的都柿,把我的舌头、牙齿、双手都染紫了。

  我拽着姥姥的手看呀看,铜制的指套我没见过。姥姥摘下来告诉我,这是鄂伦春族的顶针儿,戴着它缝了许多“乌拉”(狍皮被)、“窝撒色托恩”(狍皮褥子)、“灭塔阿温”(狍头帽子)、“乌塔罕”(皮口袋)等狍皮用品。我看见顶针儿的小凹点已经不那么规则了,金色也不那么耀眼,满载姥姥辛勤劳作的印迹。

  姥姥带我和妈妈去岭上人博物馆,看她缝制的“苏恩”(皮袍子)。我在博物馆里看到桦皮船、猎刀、马鞍、简易撮罗子,还有野猪、雪兔、狍子、熊等动物标本。姥姥指着展柜,对我讲她怎么制作苏恩。

  先用鞣皮工具鞣制狍皮,经过几道工序,鞣制过的狍皮柔软耐用。再将狍筋晾干,用木锤砸成纤维,搓成线。最后按身材割出狍皮,缝制苏恩。

  在漫长的狩猎生活中,鄂伦春族妇女加工的狍皮结实、柔软、轻便,制作出独特的鄂伦春族服饰。最讲究的是苏恩,既保暖又精美。“皮罗苏恩”(男皮袍子)分为长短两种,长的到膝盖以下,短则只到膝盖。长短皮袍均带大襟。为骑马方便,除左右开衩外,前后也开衩。“阿细苏恩”(女皮袍子)上面绣有精美的图案、花纹和项圈。

  姥姥制作苏恩的艰辛,我无法体会。看看苏恩上襟、袍边、袖口镶的皮边,我觉得和汉族人纳千层底布鞋有一比。手指用力将针和狍筋线穿过几层狍皮,针无数次地上下飞舞,缝一针,用顶针儿推一下,针脚细密、均匀。

  我常常听妈妈唠叨,每件狍皮衣服都是鄂伦春族妇女一针一针,用狍筋砸成纤维搓成的线缝制的。我不信,今天开了眼界,针脚匀称,做工精美。妈妈出嫁时,是姥姥为她缝制崭新的狍皮服饰。

  我眼前浮现出妈妈当新娘时漂亮的样子,头戴“阿细阿温”(女帽),身穿“阿细苏恩”,脚蹬“其哈密”(皮靴)和“叨窝吞”(狍皮袜子),手上戴着“撒尔巴黑”(五指花手套),身挎“乌贴奇库迪”(皮包),服饰精美,古朴典雅。

  遥想当年,在月光下的撮罗子里,姥姥盘腿坐在火旁,手里拿着针,食指上戴着顶针儿,身上放着还没缝好的嫁衣。她要用自己的手,把女儿打扮成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。那慈祥的目光里,透着对女儿的牵挂和疼爱。

  心灵手巧的姥姥,戴着自己心爱的顶针儿,制作保暖的皮衣、皮被,60年留下多少密集的针眼,留下多少狍皮制品,多少不眠之夜啊!顶针儿不就是鄂伦春族妇女的象征吗?坚毅,顽强。鄂伦春族妇女匠心独具。小时候我睡在狍皮被子里,常常会粘一身的狍子毛,还会不时地抱怨。此刻,我却觉得狍皮衣被格外暖心窝儿。

  万绿丛中的村庄,依稀可见一条条干净整齐的街道和具有民族特色的别墅式新居。挂枪禁猎后,鄂伦春人的衣着、生活方式同汉人非常接近了。鄂伦春族特有的狍皮服饰不多见了,仅有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还会狍皮制作工艺,很多年轻人都不会了。

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

Tags:缝衣服的顶针怎么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