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顶针夫人”刘欣:一针一线情系布雕艺术

  起初刘欣以为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改变,当她戴着自制的顶针用长针轻松压线、完全不用碰针尖时,周围的人都被她的进步速度惊呆了,他们纷纷找她演示制作过程,并央求刘欣也给她们做一个。就这样,刘欣稀里糊涂地变成了压线教师,消息越传越广,认识和不认识她的外国人都前来请教,并亲切地称呼她为“Thimble Lady(顶针夫人)”。刘欣这才意识到,她无意间的对工具的一个小改动,竟然成了一项深受周围人欢迎的发明,她的“无痛压线技能”也因此得到了许多人的赞赏。

  被誉为是“民间工艺一绝”的布雕,由“奶奶的针线活”演变而来,它与民间传统的拼布工艺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。钻研布雕工艺多年的刘欣是一名优秀的华裔澳籍布雕创作家,她发明的“无痛压线法”和针脚规工具深受拼布爱好者欢迎;她倾其所学,在世界各地传授布雕技艺,在澳大利亚被人誉为是“顶针夫人”。

  一枚压线顶针,一个针脚规,几块不同色彩的布料,经刘欣手里一捣鼓,没多久就刻画出了一幅精致好看的花鸟图案。“布雕就是以各种颜色的布帛为材料,根据布料固有的纹理、色彩、光泽等特点将其拼成人物,动物,花鸟,风景等图案。”在中山大学的校园讲座上,刘欣一边动作娴熟地演示着布雕的创作过程,一边向学生讲述着布雕的基本知识。从事布雕创作20年,刘欣仍然激情不减,对她来说,每次创作都是一次难得的精神享受,“没啥原因,就是喜欢”。

  在北京长大的刘欣对于中国传统手工艺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,最近,她回到国内各地院校忙着开设讲座,致力于传授布雕艺术知识和技艺。“我的经历不值得一提,我没有大人物那些大起大落的戏剧人生故事。”提到自己的经历,刘欣忙摆着手告诉记者,”我只是一个闲不住的手工爱好者,在一针一线中只是为了寻求慢生活节奏的完美和充实。”

  刘欣从小就喜爱女红和书法绘画艺术,上世纪90年代随丈夫移居澳大利亚后,她开始接触了西方传统的拼布(quilting),凭着自己的一双巧手和绘画的功底,她很快就掌握了拼布的技术要领,并一发不可收拾地喜欢上了拼布。在过去,拼布就是用废边角料,碎布头拼接起来的家用品,是家庭妇女勤俭持家的产物,随着现代工艺的发展,一些民间艺人尝试在布上创作具有软浮雕式立体感的布包、抱枕、被子等实用拼布。有人称这种创作方式跟拼布很类似,但刘欣更习惯将这种技艺称为是“布雕”——一种用布和线缝制出的艺术品,“我感觉‘布雕’更能表达出现代拼布的特点”。

  手工压线被认为是布雕的核心技能。早在1998年,刘欣还只是一名业余玩手工压线的“压线新人”,她像着了魔一样,天天练习压线,为此手指经常被针扎得疼痛难忍。为了减少疼痛,刘欣见到不同的顶针就买,变换着使用,后来觉得可能是方法不对,又去报班学习。老师告诉她,压线时,要用下手接针,扎手指是为了确保作品背面的针脚,手指磨出茧子后,扎手就不疼了。看着老师傅手指上的厚茧,刘欣才意识到,原来做手工压线,扎手几乎是当时的“压线必受刑”。

  尽管很多资深的压线师傅已经沿用这种方法几十年了,但是怕痛的刘欣还是选择了对工具进行改善。改进后的顶针用法就是每缝几针后,就用其顶住针的眼部,将手缝针向前推,这样就可避免针眼部位向后戳进手指。如此操作,就不再扎手指了,而且制作速度也快了。

  起初刘欣以为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改变,当她戴着自制的顶针用长针轻松压线、完全不用碰针尖时,周围的人都被她的进步速度惊呆了,他们纷纷找她演示制作过程,并央求刘欣也给她们做一个。就这样,刘欣稀里糊涂地变成了压线教师,消息越传越广,认识和不认识她的外国人都前来请教,并亲切地称呼她为“Thimble Lady(顶针夫人)”。刘欣这才意识到,她无意间的对工具的一个小改动,竟然成了一项深受周围人欢迎的发明,她的“无痛压线技能”也因此得到了许多人的赞赏。

  抚摸着美丽而柔软的拼布,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压线,对于刘欣来说是非常惬意的体验,她对于每一件作品都悉心投入。在她看来,现代拼布像绘画和书法一样,重在其艺术鉴赏价值,而不是其实用价值。即便是用于日常生活的,也要精工细做。

  刘欣对布雕艺术的最大贡献在于“压线顶针”和“拼布针脚规”这两项工具的发明,这为她赢得了“顶针夫人”称号。她在创作时发明的拼布针脚规,让许多初学者不但可以很快上手,而且能令双手并不灵巧的人也能缝出精美的针脚,这两项工具的发明改善了许多拼布爱好者的创作习惯。

  为了让更多人认识到布雕艺术的魅力,从2003年开始,她致力于钻研精工手工贴布技能,尝试不同风格的布雕作品,并开始参加各种国内和国际的比赛。当年,她获得了休斯敦国际布雕节锦标赛手工压线的第一名,那是她第一次拿到大奖,乐得她几天都合不拢嘴。“这是对我布雕创作的认可和鼓励,也更加坚定了我要走下去的信心。”

  此后,刘欣的布雕道路越来越顺利,在国际上也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荣誉,如“最佳设计奖”、“手工贴布创新一等奖”、“最佳色彩奖”等。

  随着知名度的提高,刘欣收到各地的教学邀请越来越多,她也开始跟拼布前辈们一样,开始了“专业教学”的新阶段。近年来,刘欣带着布雕在世界各地宣讲,她在校园里开设讲座,一针一线地指导学生练习;她走访企业,为企业工艺生产提供建言;她还走进大山深处,指导许多山村的姑娘制作民族服饰,她们穿上后美丽又合身,摇身变成了时尚女士。”和大家一起玩布雕。“这是刘欣最希望看到的场景。

  刘欣认为,布雕培训课程是门大学问,她一直追求的目标是,希望每个人都能在几小时内掌握好拼布最重要的技能。今年初,刘欣萌生了要设计“一幅高5米、宽15米的双面巨幅布雕壁挂”的想法,这幅布雕由一万零八块“象征长城方砖”的微型布雕拼缝而成,计划将由一万零八位海内外中华女性集体缝制。

  为了让更多新人参与其中,刘欣使用了“魔方布雕”设计概念,这种方式简单美观,技术要领容易掌握,可以使完全没有拿过针线的人参与其中。

  刘欣认为,拼布的真正生命力,不是它变换无穷的看似复杂繁琐的几何图形,而是它以不变应万变、简单到极点的技能。“只要用心学,就容易上手,谁都可以做得很好。”

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

Tags:顶针戴在哪个手指上